书画 | 魂系剑门
李云集官网  2019.05.17 16:25  阅读次数:31846
画/李云集  
 
  第一次去剑门,是十多年前的事。仅是一条细窄的小路。可并行二、三人。泥质的路绵绵软软,一点也不硌脚。
 
  湿漉漉的小草野花散布在小路两旁,踩一下,鞋面就沁出一片参差的水印。
 
  茸茸的绿,使这处深寂的风景平添了许多活泼,蜿蜒的小河,默默地流淌过这神秘而古老的地方。
 
  首次的境遇,竟使我一连往返了无数次,我自觉心灵深处隐藏着的东西被深深地打动了,只有通过它在艺术中的反照才能被认识、理解。使我这毫无表情的面容后面,隐藏着一个深沉的情感主义。
 
  阴郁的外表背后,包含着一颗无忧无虚的豪爽的心灵。于是,我选择了传递的手段——山水写生。
 
  一片纯情,无论高山峻岭,小桥流水,古树崇阿,茅屋村舍,岚烟晓雾,一并是我笔下描写的内容。情之深而人孤寂。平静和谐得之于我心灵深处的顿悟。“坚其心志”或“旷其胸襟”是我游历于剑门,凝神观照,沉思冥想的结果。
 
  我总以为人类最佳文化和自然的最佳精神以最佳的方式交融于画家的心底,创作出超凡脱俗的最佳艺术品,才是天才的画家所努力的终极目标。自然界万端变化的形象亦是我最佳的朋友选择,我情愿接受来自于它们精神上的冲刷与洗礼。
 
李云集作品《水墨》40×70CM 
水墨纸本 2010年

 
  写生我往往喜欢游于高处。如古人所云:“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坐在高处,能读出泖中通海,能闻出激流轰浪;坐在高处,能静听松风,能极目风云。尽能寻求自然的壮观之景。即观天地之正气,极风云之壮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使我不可避免地真实地获得精神与身体上的“升华”同时出现。不是自然的超越,而是与自然融合。
 
  微风吹过青山绿水、秀丽的风物宜人赏心,久而久之,我染上了隐士的悠闲和孤独的精神爱好。面对蜀道参天的古柏,我苦苦的寻求着答案,无论春夏秋冬,总得绕其四周,扑捉对话的机缘——物我交融。
 
  挺立于崇阿的小树,茅屋修竹,使我努力去表现它的轻盈与和谐,纤巧与温暖,千年古木,万年奇石,永不息至的湍湍流水,使我努力去表现它的历史苍桑。
 
  我牢记古人训言:“凡状物才者,得其形不若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得其韵不若得其性。”自然之性,皆通人缘。这也是我唯一的认识,选择和愿望。
 
  绘画历史的积淀给我们以严整的法则和程式,而程式的发展亦随历史而变迁。辛弃疾曾言:“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作愁”。这样的造作不是我追求理想的境界。但为了真实、自然、我愿人憔悴。
 
  生活是艺术源泉,到生活中去发现、寻找自我与物态的真实,赤裸裸地去表现和塑造,是我最大的快乐。
 
  东坡语:“子美难为太白之飘逸,太白难为子美之沉郁”。风格之成,缘及人性,坦坦荡荡、努力去作,应是万全之策。
 
  又是一个明净的秋天,天光云影之下,霜染万木,我要出发了……
 
- END -
 
  编辑:胡杨
网友评论
打开Hi威海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Hi威海 乐享其中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