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 25岁的我,对话125年前的你
Hi威海客户端  2019.07.22 18:03  阅读次数:59352
        百余年后,关于甲午风云的种种,是否在刘公岛上依然有迹可循?
 
  怀揣着期待,我沿着岛上小路开始探寻,想看一看那穿越百年时光的建筑和物件到底是什么模样,看一看这以历史笔墨着色的岛屿,是否还留存着百年前的余味。
 
  25岁的我,想和125年前的刘公岛,来一场触动心灵的对话。
 
△海军公所
 
  走到了海军公所,门上挂有李鸿章所书的牌匾。这里曾是大清海军的初梦,是中国近代第一支正规化海军的指挥机构,也是国内保存最完整的军事衙门之一。
 
 
  整个建筑画栋雕梁,朱红圆柱、青瓦飞檐,为古典宫廷式建筑,虽历史久远,但毫不逊色,颇有韵味。
 
 
  百年之后,我抚摸着那古老的窗棂,仿佛看到了北洋海军的鼎盛时代,当历史过去,留给我们的是一种永恒的铭记。
 
 
  在馆藏文物展,我看到了锈迹斑斑的武器残骸,仿佛听到了馆外炮声轰鸣。这里展示的既是一个时代武器装备的真实物证,更是一个民族不容忘却的庄严记忆。
 
 
  顺着炮筒的方向仰望,百年风云一闪而过,多少往事都随着那莽莽沧海滚滚东流去,但甲午国殇的奇耻大辱,却是刻在中国人心头的一道百年未愈的剜心之痛。
 
△龙王庙
 
  龙王庙,是祈求龙王保佑平安的地方,岛里岛外渔民在纷纷进香跪拜,凡过往船只在岛上停靠,皆来此拈香祈福,这里盛放着岛民对生活的美好期冀。
 
△老戏台
 
  浮华散尽,风味犹存。龙王庙对面是老戏台,整座戏楼建筑玲珑峻拔、飞檐翘角、彩绘斗拱、精巧别致,为威海仅存的一座清式戏楼。戏楼旁边有百年树龄的朴树,见证着龙王庙百余年历史。

△丁汝昌寓所
 
  顺着地图我找到了丁汝昌寓所,寓所门前矗立着一尊丁汝昌的铜像,他面朝眼前的这方海域,手捧一卷兵书,眉目间藏不住深深的忧虑。
 

 
  院子里有一株提督亲手所植的丁香,年逾百载。此时已经过了花期,每年四、五月间,花团簇簇、浓香弥漫,更添人们对提督的怀念之情。
 
 
  丁汝昌跌宕起伏的海军生涯,是北洋海军兴衰历史的缩影,16年间,他为北洋海军建设竭尽心力,为抵御日本入侵而血洒疆场,为军人气节而舍生取义。
 
 
  我拿出笔,写下此刻的感慨。泼海旌旗热血红,防秋诸将尽笼东。一带海军提督,献身海防,精忠报国,誓死不降,大节凛然。
 
 
  我不禁感慨,丁汝昌的坎坷命运,为中国海军曲折的历史提供了深刻的注脚,诠释了发展强大海军、建设海洋强国对中国的重大意义。

△威海水师学堂
 
  当我再次走进我国目前唯一一处有迹可循的近代水师学堂——威海水师学堂,就如同走进那段尘封的历史,行走在这堞墙环绕的规模完整大院落,虽经历甲午炮火和百年风雨,仍旧能真切地感触到其昔日的宏伟壮观。
 

 
  前后两进的宽敞庭院中,排列整齐的校舍,教室、宿舍、图书室、办公室、教习室一应俱全,我仿佛看到了那群朝气蓬勃的热血少年,在此学习知识、历练品格。
 
 
  这里授有国文、中国地理、天文学等内堂课程和舰炮操法、实弹射击、火器学等场外科目。在学堂教室内,真实地再现了马吉芬在给学生讲解地理知识的场景,浓郁的学习氛围扑面而来。
 
  我像一个穿越时空的旅人,看过清政府的颓败,看过北洋海军的繁华,看过甲午战火的悲惨,看过这座岛屿上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

  百年后,硝烟散尽,但刘公岛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墙却见证并铭记着曾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文/胡杨  图/刘彬
Hi威海原创图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编辑:胡杨
网友评论
打开Hi威海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Hi威海 乐享其中

立即打开